Chapter 1 Petite Cherie

回憶和氣味的關係千絲萬縷,氣味在記憶裡分解成一連串的形容詞,形容瀰漫著那種香氛時發生的事情;要牢記著不同氣味,需要曼妙的聯想,更需要時間去把思考和情緒沉澱,才能在若干時間後從腦海裏recall 出來。

我喜歡香水軼事因為每一種香味總有一個故事,買香水不比置一件大衣,試上身便可決定掏不掏腰包課金。由發現一種香味,到找尋它的出處,首次試噴在皮膚上,讓自己的體溫和它融和,一整天在體會香味變化的過程,是一個私人專屬的遊戲。記憶沾上能召喚情緒的味道後變得立體,回憶彷似自導自演的影畫戲般重播,是一種用光陰交換而不能言喻的奢侈樂趣。

尋找Petite Cherie 始於一次四日三夜短途旅程。

精品酒店的大堂很別致,簡約的設計很有家的感覺,明亮大器的裝潢我一眼就愛上了。 進進出出那家酒店多了,便發現何以每次在外風塵僕僕進入大堂,心情都總會好起來,那種似有若無的氣味在空氣中飄盪,有時隨身旁的陌生人擦肩而過,有時隨著敞開大門的一陣風吹過,是酒店的洗髮精沐浴露的香味嗎?是同行友人的香水嗎?還是大堂的花卉擺設䆁出的淡淡香氣?這些不惱人的問題在腦海中盤旋,我一點也不感煩惱,而且還令我的情緒在整個旅程中平靜下來,那些從前會讓我蹩腳的小事如的士司機把我們送錯地方等都不讓我心煩,反而專心一致如偵探般在記憶中搜尋與香味邂逅的經過。

到了現在,七年前的記憶還歷歷在目。玻璃自動門敞開後撲面而來的怡人香氛,讓我在退房回港的那天肯定了那是酒店自家製的一種室內香氛,我於是詢問前台的服務員這個香味是否有售,當我信心滿滿的準備拿出信用卡付款,他說這個香味是他們酒店老闆找一所香氛公司代製的,那時我腦海浮現了「吓」一聲,五官都掛下來(現在回想為什麼我覺得自己一定買得到那香味回家?為什麼我又不會覺得Island Shangri-la Hotel 的香味是一瓶可買回家的蠟燭呢?),可幸服務員說那所店是一間專賣香水的門市店舖,那麼我就拖著手提行李飛車前往。

到了那所位於另一所大型國際酒店商場內的香水精品店,幽暗的燈光照著一個個精緻的陳列櫃,店員被問到精品酒店的獨有香調時,娓娓道來該香氣芳名Petite Cherie,是精品酒店老闆指定複製的香調,再以一台雪櫃般大小的機器擴香。我聽著聽著心知獵豔無望,唯有一直記著Annick Goutal 和Petite Cherie 的名字,回港後繁瑣的生活隨即把這奢侈而無聊的心願埋沒,成為一個靜待解鎖的懸案。

在另一個往巴黎商務出差的旅程中,沒有預兆之下,我在遊人必到的老佛爺百貨公司看到Annick Goutal 的專櫃。當時我正消磨時間等待下一個appointment,雙腿不自覺地走近琳瑯滿目的陳列櫃枱,當下選了Petite Cherie 嗅一嗅,可是它和我記憶中的味道不盡相同,正猶豫是否過度美化回憶,服務員遞上Petite Cherie 的香氛蠟燭讓我試聞,我鼻端還沒有探向蠟燭瓶,那陣熟悉的香味已撲進我的鼻腔,「係你啦!」那種重獲摯寶的激動和喜悅大概要同路人方會明白;從那時起,我每次往巴黎工幹都必定會抬它的香氛蠟燭回來,而Petite Cherie 的香水亦成為人生某段日子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petitecherieperfume

大約兩三年前的一次往巴黎時裝週的旅程,我如常往Annick Goutal 添置這個「日用品」,首先我看見產品的設計改變了,由過去懷舊而精緻的瓶子,變成較流線型的設計,沒有了瓶頸上簽名式的小掛牌,換上輪廓分明的蓋子,老實說當時我已有點不祥預感。售貨員知道我為Petite Cherie 蠟燭而來,她說這個蠟燭要停產了,香水和沐浴產品則如常有售,我也不知我的臉容有多扭曲,售貨員送了很多別的香味的試用裝讓我折哀,反正後來我就是上ebay 把世上碩果僅存的蠟燭買回來收藏,但都不能把終有一天我的世界再沒有Petite Cherie 香氛蠟燭這事實改變。

petitecheriecandlebox 

寫到這裡,我不能不提一個大概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事。

人生最開心的事莫過於碰上緣份。就在一個飛機駛向戴高樂機場的夜晚,乘坐夜機的人都知道先洗澡落妝,換上舒適家居服再到lounge 吃點東西才上機,工作上認識的女士們都不施脂粉架上近視眼鏡示人,是一件感覺很陌生而溫馨卻又很赤裸的事;而我在什麼多餘的點綴也沒有的情況下,只能「穿上」我的Petite Cherie 以慰解臨上機出發工作的緊張,而當我在候機室遇上我的尊貴工作伙伴時,空氣中竟飄來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氣「是Petite Cherie 嗎?」對,香水就是這樣,自己穿上的、在腦海的味道,和別人身上的縱然是同一種香味但就是不一樣,「是啊!你認得到?」「因為我是它的忠實粉絲!」「怎麼會!我也是呢!」
如果在公眾場合撞袋撞衣服是令人懊惱的事,我認為撞香水一定是既含蓄又正面,而最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的缘份。

 petitecherieconcept

到現在,我每逢想心情好起來時,都會噴上Petite Cherie,它的前調是清新甜美的梨子和香桃,沒有過濃stone fruit 的蜜味,是恰巧到位與體溫相若的green fruit 清甜,就是令人如沐春風的感覺;青草調中和了甜美令稍後的玫瑰、雲尼拿、麝香香調隨體溫揮發,像極了當初品牌始創人設計這香水給她的女兒的初心,是紀念女兒雙十年華甜美而率真的青澀歲月,也是暗暗吐露永恆不朽沒有負擔的溫暖母愛。

annickgoutalruedecastiglione 

Annick Goutal Rue de Castiglione 截圖

發表留言

請注意,留言須先通過審核才會發佈